爱小说

第541章 什么叫野种?

小说:权门婚宠 作者:鱼歌 更新时间:2018-08-10 21:38
爱小说(www.ixs.cc)开通手机站了,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.ixs.cc 进行阅读,效果更好哦!
  第541章什么叫野种?
  林唯一话音刚落,林旭忽地冲过去,直接呼了她一耳光。
  “这是你亲侄子亲侄女,什么野种,亏你也说得出口?!”
  这一耳光,把林唯一甩得又疼又懵,她捂着脸颊,不可置信地瞪着林旭,“爸,你打我?……从小到大您都没有打过我,今天就因为这两个小野种你……啊……”
  林旭又扬起手势作要打她,她赶紧躲开。
  “你还说!”
  这一通打闹,南南哭得更凶了,直接躲到了北北的身后,北北也有点害怕,但是一双小手依然张开护着妹妹。
  林唯一退出了玩具屋,在确保不会被打到之后,她捂着脸颊的痛处,大声喊道:“为什么不能说,连亲生父亲是谁都不知道,他们不就是野种吗?!”
  “你给我闭嘴!!”
  “你让我闭嘴有什么用,有本事你让外面的人闭嘴啊,爸,现在全B市都在笑话林家,林浅克死了丈夫,丧偶未婚却生了两个孩子,您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丢人呢,您倒好,把他们母子三人当菩萨一样供着,您这不是偏心是什么?”
  在二楼的容子衿听到楼下的吵闹声,赶紧下楼来,又看到林唯一红肿的脸颊,怒气一下子扬了起来。
  “妈,爸打我……”林唯一委屈地向母亲告状。
  林唯一脸上的手指印狠狠地灼伤了容子衿的眼睛,她怒目瞪着林旭,质问道:“你为什么打她?为什么?”
  林旭气得不想解释,听着孩子的哭声,他心都拧成了一团,赶紧蹲下身来安抚两个外孙。
  容子衿更气了,怒吼道:“林旭,你敢打我的女儿,我跟你拼命!”
  话音一落,容子衿冲过去对着林旭的后背“啪啪”直抽,她是真打,一点都不留情。
  南南吓得直哭,小孩子大哭起来,还伴着尖叫声。
  北北一见姥姥冲过来打姥爷,也吓到了,眼睛里噙着泪水,恨不能冲上去阻止。
  林旭恼怒不已,转身推了一下容子衿。
  容子衿脚底不稳往旁边冲了一下,额头直接撞到了墙上,这下可不得了了,她更疯了似的扑上去打人。
  林旭抓住容子衿的手腕,“你疯了吗?”
  “你打女儿,还打我……从前你从不动手……”
  “你讲讲道理好不好?!”
  “那是不是你先动手打人?她可是我们最宝贝的女儿啊,磕着了碰着了都叫我心疼半天,你却把她打成这幅样子!”
  林唯一还在旁边添油加醋,“妈,我不过就是让这两个小野种小声点,爸就打我。”
  林旭一听,吼道:“你再说一句野种,我还打你!”
  容子衿怒吼道:“野种,野种,他们两个就是野种,你是不是连我的脸也要打?”
  “你……容子衿,当着孩子的面,我不跟你吵,但是我警告你,北北和南南是小浅的孩子,是我的亲外孙,我不准你们张口闭口野种地骂他们。”
  “她既然敢生,就要做好被骂的准备,林旭,你女儿做出这种肮脏龌龊的事情,你不但不管管,还把孩子带回来养,被嘲笑得最凶的人可是你啊。”
  “少在这里叽叽歪歪,你懂什么。”
  “哼,林浅克死了顾城骁,失去了顾家这个大靠山,还不赶紧生个儿子套牢你的财产吗?林旭啊,林浅这点摆在台面上的野心,你怎么就看不穿呢?”
  “够了,没听见孩子在哭么,你们两个都给我滚。”
  林旭的态度让容子衿心痛至极,“别再用这种激将法赶我们走,要滚也是这两个小野种滚。”
  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林浅的声音,“野种骂谁呢?”
  容子衿脱口而出,“骂的就是你们。”
  林浅冷笑一声,“呵,还挺识趣的嘛。”
  “?”容子衿眉头一皱,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,“你……你骂我是野种?”
  “我可没说。”林浅快速朝两个小包子跑过去,“别怕,妈妈在,小南南,别哭了,妈妈回来了。”
  林浅看到南南哭得这么狠,心里别提有多难受,虽然小南南平时也爱哭,但哭不过两分钟,往往眼泪水还挂在脸上就笑了,可是这次,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哭得一抽一抽的,从来都没这样过。
  北北也是,她一来就扑进了她的怀里,北北的性格偏冷,不爱说话,不爱撒娇,哭更是难得,这次也一样,他的嘴唇都在不停发抖,却始终忍着眼泪。
  林唯一心里不服,哭着问林旭,“爸爸,您是不是再也不爱我和妈妈了?……”
  “唯一,爸爸永远爱你,但跟今天这件事没有关系,你这么大了,你是他们的长辈,你怎么能跟小孩子斤斤计较?”林旭板着脸,严肃而又认真地说道,“好了别闹了,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,从今以后,别让我在林公馆听到野种两个字,也别在任何地方让我听到你们说野种两个字,谁提了,谁就给我滚出去。”
  林旭的态度很硬,语气也非常狠绝,让容子衿和林唯一母女都不敢接话。
  容子衿撒泼归撒泼,但夫妻多年,她知道林旭的底线在哪里,倘若她再闹下去,只怕讨不到任何好处。
  林浅一手抱着南南,一手拉着北北,迅速上楼回到了他们的房间。
  林唯一还想拦着,被林旭一瞪,自个儿识趣地缩回了手。
  “妈……”
  “别说了。”
  “……哼!”
  回到房间,南南因为哭得太狠,引起了呕吐,一吐把早上吃的东西全都吐了个精光,小脸蛋涨得通红,她抽抽搭搭地问:“妈妈……什么……什么叫……野野……野种?……”
  林浅心尖一颤。
  北北赶紧捂住妹妹的嘴巴,说:“我们才不是野种,我们是妈妈生下来的,才不是。”
  原来,孩子并非不懂,虽然他们年纪小,但什么是好,什么是不好,他们分得清。
  林浅的心啊,狠狠地揪着,好疼。
  可是,她只能生生地把眼泪憋回去,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说哭就哭,她摸摸孩子们柔软的小脸,忽而笑了起来,用特别轻快的语气说:“就是,北北说得没错,南南,你和哥哥可是从妈妈肚子里蹦出来的,噗噗的两下,就蹦出来了。”
  “南南,你知道为什么哥哥是哥哥,而你却是妹妹吗?”
  “为什么?”南南忘记了哭泣,只是依然抽搭抽搭的。
  “因为……”林浅娇俏地一笑,“因为你太调皮,一脚把哥哥踹出来了啊。”
  南南噗嗤一笑,眼泪水还在淌,她就笑了,还笑得咯咯咯的。
  南南一笑,北北竟也笑了起来,然后林浅也打从心底里笑了起来,仿佛刚才的不愉快根本就没有发生一样。
爱小说WWW.IXS.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,大家喜欢就按 Ctrl+D 加下收藏吧,有你们的支持,让我们走得更远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