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小说

第一四六章初到麻城定规矩

小说: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作者:李四维 更新时间:2018-05-17 00:19
爱小说(www.ixs.cc)开通手机站了,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.ixs.cc 进行阅读,效果更好哦!
  麻城,地处大别山中段南麓,鄂豫皖三省交界处,距离武汉只有百余公里,汉潢公路穿境而过,是武汉外围的军事要冲之一。
  时值梅雨季节,江淮流域雨水泛滥、道路泥泞,第十六旅将士从野人寨出发,一路艰难跋涉,终于在四天之后抵达了麻城。
  旅部设在城中,李四维虽然挂了个副旅长的职衔,却在旅部会议结束之后回了团部驻地。
  六十六团的驻地在城南的白果镇,五月初,第十军奉命到麻城一带修筑工事,曾在此驻扎过。兵营的主体是一座学堂,经过扩建修缮,却比漯河镇那座匆匆搭建起来的窝棚要好得多了。
  六十六团驻地,将士们忙着安顿伤员物资、收拾住处,一片忙碌,但那脸上的笑容是如何也停不下来的……风餐露宿了大半个月,终于有个住处了!
  李四维和苗振华在大门口下了马,岗哨上两个兄弟“啪”地一个立正,“团长好!”
  李四维环顾两人,哈哈一笑,“皮老三、秦老五,精神不错嘛!”
  皮老三嘿嘿一笑,“团长,打了大半个月了,兄弟们跑得腿都快断了,能停下来歇一下,哪个不高兴哦?”
  “对对!”秦老五连忙附和,“这里可比漯河那个住处安逸多了哦……团长,俺们在这里能歇多久?”
  李四维呵呵一笑,“放心,这一次啊,保准能让你们歇安逸了……唉,兄弟们这些天确实辛苦了!”
  两人闻言都是一喜,眼巴巴地望着李四维,“团长,那……给不给放假?”
  “放,”李四维大手一挥,“两天之后新兵才能到位,这两天就让你们好好出去耍一盘!”
  “太好了!”两人满脸欣喜,“刚发了赏钱,正好出去花呢!”
  李四维一瞪眼,“龟儿的,那都是拿命换的钱,都莫给老子糟蹋了,寄些回家去!秦老五,你龟儿子不是还想存钱娶媳妇儿吗?叫啥……哦,叫喜儿来着,你不想娶她了?”
  秦老五讪讪一笑,“哪能不想呢?可是,喜儿在漯河呢!俺……俺就是想她也见不着她啊……”
  皮老三却要皮得多了,连忙帮他解围,“团长,常言道远水解不了近渴嘛,俺们就是花点小钱,解决一下燃眉之急……您放心,俺们不糟蹋钱,俺们……只……只找实惠的!”
  李四维一怔,忍俊不禁,“只找实惠的?你个龟儿子……倒精明得很!”
  苗振华也乐了,“皮老三,这事儿还有实惠的?哪天你也带老子去看看……”
  “中!中!”皮老三连连点头,“苗大哥,这世上啥买卖不能讲价?俺一准儿帮你找个实惠的!”
  “龟儿的!”李四维笑骂一声,大步流星地往军营去了,“想出去耍,就给老子先把这班岗站好了!”
  “是!”两人精神一振,站得笔挺!
  李四维刚走了不远,就看到廖黑牛带着十来个兄弟浩浩荡荡地向大门口走了过来。
  廖黑牛身上的军装收拾得利利整整,小牛皮鞋擦得铮亮,络腮胡也难得地刮得光溜溜的,平日里满面烟尘的大脸也洗得干干净净,看上去顿时年轻了二十岁,倒像个赶着去相亲的小伙子。
  他身后的一帮子兄弟也不遑多让,人人衣帽整洁,精神抖擞……有些家伙还穿着从小鬼子身上扒下来的皮鞋和腰带。
  廖黑牛当先而行,步伐矫健、意气风发,“龟儿的,老子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……”
  他话音未落,就见李四维迎面而来,连忙加快了步伐,迎了上去,身后兄弟们也连忙跟了上来。
  李四维在三米外站定,瞪了廖黑牛一眼,“龟儿的,你又想往哪里跑?兄弟们都安顿下来了吗?”
  廖黑牛讪讪一笑,“大炮,你咋这么快就回来了?你放心,兄弟们都安排好了,老子就出去逛逛,吃饭之前一定赶回来!”
  李四维不置可否,目光扫过他身后的兄弟们,大眼一瞪,“龟儿的,一个个都给老子整得油头粉面的,这是要干啥去?”
  众兄弟一震,纷纷低头,讷讷无语,“团长,俺们……俺们……”
  廖黑牛一回头,劈头就骂,一脸的“恨铁不成钢”,“龟儿子的,你们怕个锤子啊?不就是去城里找妹娃子耍吗?团长还能把你们阉了啊?”
  说着,他一扭头望着李四维,满脸讪笑,“嘿嘿,大炮,你也是男人……这事儿不犯军法吧?”
  李四维一怔,摇头苦笑,“你个龟儿啊……去之前都把军服给老子换下来!”
  说罢,他摆了摆手,大步流星地往驻地里去了……廖黑牛说得对,这事儿还真不犯军法!
  兄弟们都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的苦命人,九死一生地从战场上下来了,找个妹娃子放松一下,过分吗?!
  李四维无奈地摇了摇头,只要不坏了六十六团的名声,就由他们去吧!
  望着李四维远去的背影,众兄弟都是一愣,面面相觑。
  廖黑牛嘿嘿一笑,满脸得意,“龟儿的,都没听懂哇?团长说了,只要老子们不穿军装去,就莫得事!”
  闻言,一个兄弟望着廖黑牛,满脸苦笑,“营长,俺明白,可是除了军装,俺就没有别的衣裳了……”
  “俺也是……”
  “俺也是……”
  ……
  廖黑牛大眼一瞪,“莫得就去买嘛!不是刚发了赏钱吗?有十个大洋呢,啥样的衣服买不到?”
  “对对,”有兄弟眼前一亮,“反正有的是大洋,老子去买就是了!”
  也有人满脸犹豫,“老子家里还有婆娘娃儿,总要寄几个钱回家吧!”
  也有人一脸满不在乎,“陶二娃,你龟儿傻啊,这么早就接婆娘?你看看老子,光棍儿一条,多潇洒!”
  陶二娃连忙反驳,“安娃子,俺可不像你,你光棍儿一条,死求了连个后都留不下!”
  安娃子嘿嘿一笑,“老子要是死了,留个孤儿寡母的干啥?留她们挨饿受欺负吗?”
  “好了好了,”廖黑牛连忙摆手,“都莫扯了!抚恤金的标准你们也清楚,只要国家不亡,就会一直发下去!至于挨打……老子们为国家拼命流血,就算留个孤儿寡母在世上,哪个龟儿子还敢欺负他们吗?反正老子是见一个打一个!”
  “对对!”众兄弟连连点头,“那样的龟儿子,老子们见一个打一个!”
  这个军营比漯河镇的军营要大得多,李四维从大门口径直穿过校场,向团部走来,一路上又遇到了很多准备外出的兄弟。
  和廖黑牛他们一样,李四维告诉他们,出去可以,但是在外面不能穿军装。
  团部里,卢永年正在和郑三羊闲聊,看到李四维进来,连忙起身,往门口迎来,一左一右地拉起李四维就往外走,“团长,你总算回来了,就等你了!”
  两人也收拾得很光鲜,看样子没少下功夫。
  李四维一怔,“老子刚回来,又要去哪里?”
  卢永年呵呵一笑,“既然到了麻城,我咋的也该表示表示,得请你们出去耍一盘……百味斋的酒菜不错,倚红楼的妹子也很水灵。”
  “对,”郑三羊连忙点头,一脸意动,“到了麻城,永年可就算半个主人了,我们不能辜负了他的一番好意嘛!”
  李四维一愣,“永年不是武汉的吗?”
  郑三羊嘿嘿一笑,“他媳妇儿是麻城人啊!”
  李四维一怔,连忙摇头,“呵呵,这可就不好出去耍了,万一在翠红楼上碰到了永年的老丈人,那就尴尬了。”
  卢永年一怔,讪讪地笑了,“这……这有啥尴尬的?哪个男人还不偷点腥呐!”
  “出去耍的事情等一下再说!”李四维轻轻地摇了摇头,神色一整,“我们先开个会。”
  “开会?”两人呵呵一笑,“这个时候,兄弟们都跑光了,还开个啥子会?”
  李四维望着他门,神色凝重,“就我们三个!”
  看到李四维的神色,两人心中一紧,“团长,又有啥任务了?”
  “任务?”李四维一愣,轻轻地摇了摇头,“我们旅就地整补,短时间内不会离开。”
  “那就好,”两人都松了口气,“我们还以为有啥新任务呢!
  连番苦战,兄弟们伤亡惨重,可再也经不起折腾了,要不然,到时候只怕啥也剩不下了!”
  李四维点了点头,“我们团短时间里是经不起大仗了,上面也明白,但是,不打仗了也不能松懈啊!”
  “对,”郑三羊连忙点头,“训练必须马上抓起来,可是……新兵啥时候能到啊?”
  卢永年也望着李四维,“团长,知道新兵是从哪里调来的吗?”
  李四维摇头苦笑,“连番大战,各部的伤亡都很大,这附近几省能补充的兵丁早已补充完了……会上,旅长也没有明确说我们的兵源要从哪里调,只说大约两天之后能到。”
  “两天?”郑三羊一皱眉头,“那就有点远了。”
  卢永年摆了摆手,“管他娘的呢,兵员啥时候来,老子们啥时开始训练,反正有漯河镇的经验,也没啥困难的!”
  “对!”郑三羊也信心满满,“等新兵一到,我们就开始训练!漯河镇的训练计划很好,到时候再针对新兵的实际情况改进一下,绝对能事半功倍!”
  “嗯,”李四维缓缓地点了点头,“训练新兵的事不用着急,现在主要是讨论一下军纪的事儿……必须定一定新规矩了,不然,这些龟儿子怕是不会少惹麻烦!”
  卢永年一愣,“团长,这事儿不好办!兄弟们在前线出生入死,好不容易活下来了,撤到后方来休整,他们有些情绪要发泄也可以理解嘛。”
  郑三羊连忙点头,“团长,永年说得对啊!兄弟们都不容易,能松一松就松一松嘛,天晓得他们这次休整之后还能不能赶上下一次呢?”
  李四维一怔,摇头苦笑,“龟儿的,老子也想让他们在这些天里为所欲为,也想他们在这些天里把一辈子的快乐都感受一遍!可是……老子该管还得管啊!”
  卢永年摇了摇头,“团长,依我说,也没啥好管的,我们在这里也就能呆个把月。”
  “对,”郑三羊呵呵一笑,“兄弟们都是老兵油子了,多少有些分寸,大麻烦他们肯定不会去招惹,小麻烦有我们顶一顶也就过去了。”
  “不是这个道理啊!”李四维悠悠地叹了口气,“三羊、永年,兄弟们在前线杀敌如何?”
  两人一怔,满脸自豪,神情肃穆,“一旦受命,兄弟们个个争先、人人奋勇、舍生忘死……个顶个的都是真英雄,能带着这样的队伍,我们很荣幸!”
  李四维缓缓地点了点头,“这样的军人是不是应该受到百姓的爱戴?”
  两人连忙点头,“应该!太应该了!”
  “嗯,”李四维目光炯炯地望着他们,话锋一转,“那如果回了后方,他们却蛮横无理、欺压百姓呢?百姓还会拥戴他们吗?”
  两人一怔,摇头苦笑,“这……只怕不会了!”
  这其实是个很简单的道理,只是,他们从未想过罢了!在他们的印象中,国军就是这个模样,以前是以后也是,无所谓改不改变。
  李四维悠悠一叹,“这些事,兄弟们可能不懂!他们觉得,只要在前线拼命杀鬼子,就对得起国家和百姓了。所以,一旦回了后方,他们就开始放纵自己,做下了错事,搞得老百姓怨声载道。到最后,老百姓只记得他们的坏处了,却把他们的功劳都给忘了……唉,这又是何苦呢?”
  郑三羊轻轻地点了点头,“对啊!老百姓根本就不能亲眼见到他们在前线的艰辛和功劳,但是,老百姓却可以亲眼看到、亲身感受到他们在后方的作为呢!”
  卢永年也恍然大悟,满脸正色,“这规矩得立,马上立!六十六团可是所有人的六十六团,不能让哪一个龟儿坏了名声!”
  “对!”李四维和郑三羊连忙点头,一脸坚决,“六十六团的名声绝不能让哪一个龟儿坏了!”
  三人达成了共识,很快,便定下了十余条新规矩:
  第一,外出需请示,禁止携带武器;
  第二,进出声色场所需着便装;
  ……
  新规矩算不得严苛,但很细致,在李四维看来更像是面子工程:毕竟,他匆忙定下这规矩就是为了六十六团的荣誉……因为,这荣誉不仅属于活着的兄弟们,也属于那些为六十六团战死沙场的兄弟们!
爱小说WWW.IXS.CC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,大家喜欢就按 Ctrl+D 加下收藏吧,有你们的支持,让我们走得更远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